事业与为人父母是只能二选一的选择题?

事业与为人父母是只能二选一的选择题?

为人父母是人生中的重大阶段,它在职涯的第一阶段、第二阶段,甚至是第三阶段都有可能发生。然而,经过多年的讨论与改革,许多工作者仍担心,父母的身分会对事业有负面影响。雇主往往认为,这会让人对事业失去过往的奉献精神,而将心力转移到孩子身上。这个议题现在不只影响女性,对男性也同样造成困扰,这让我们的职场面临严重人才短缺的问题。我们如何在并未能善用人才资源的情况下,仍然推动世界所需的创新及经济繁荣呢?

珍妮.凯斯汀(Janet Kestin)和南希.冯克(Nancy Vonk)两人身兼母亲、作家、主管等多重身分,并且同样任职于一个吃力不讨好的职位:「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」。虽然广告业中有超过一半都是女性,却仅有5%的创意总监是由女性担任。南希和珍妮两人都一步步往上爬,随后才共同担当多伦多奥美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,成为备受推崇的创意团队之一,并带领旗下成员多次获得坎城国际创意节(Cannes Lions)首奖。如今,南希和珍妮共同经营一间名为Swim的创意顾问公司,致力将领导力与创意教给下一个世代。这个双人组也撰写了两本畅销书,《选我:闯入广告界的适者生存之道》(Pick Me: Breaking Into Advertising And Staying There)与《亲爱的,妳无法两者兼顾》(Darling, You Can’t Do Both: And Other Noise to Ignore on Your Way Up),后者便是以探讨为人母与事业如何取得平衡为题。

对于南希和珍妮来说,这一路走来并不容易。如同南希所说:「多年来,职业妇女都没得到适当的建议,来处理孩子与工作间的平衡。女性对拥有小孩感到害怕,特别是在工作还没稳定之前。每个人都为此担忧,但没人有相应的答案。有了孩子就如同失去对工作投入的机会。许多男性认为,妳放弃了向上爬的机会,甚至连许多女性也对此嗤之以鼻。」

珍妮补充说道:「对许多人来说,事业与为人母是二选一的抉择。高绩效文化要求妳要随时全神贯注,但如果妳是女性,就会因为孩子而分心。我的儿子在我有那幺多工作量之前就出生了,但我敢说,为人母让我在工作中表现得更好。如果男人想要与孩子建立如同母子间一样好的关係,那就扪心自问:『为什幺有了小孩,就只该得到工作表现必然下降的结论呢?』」

珍妮和南希对于未来发展的潜力都抱持乐观的看法。她们很欣赏北欧(Scandinavia)的开明政策,认为男人也应该花更多时间陪伴孩子与家庭,这样有助于改变。就如同珍妮提到的:「拥有愉快职场生活的父母所生的快乐小孩,会愿意不断为他人付出。」

如果要说比担任广告创意总监更不利于家庭生活的工作,那便是担任新创公司的执行长了。米莱娜.贝里(Milena Berry)和保罗.贝里(Paul Berry)创业成功,又共同抚养三个孩子,他们是怎幺办到的?

米莱娜在一个敏感的时刻(也就是在九一一恐怖攻击的前一星期),从出生地保加利亚来到纽约市。儘管没有正式的艺术背景,她仍然靠着一身好口才,挺进纽约大学知名的互动电子媒体课程,还是传奇导师兼「纽约硅巷神仙教母」(Godmother of Silicon Alley)雷德.彭斯(Red Burns)的学生。就米莱娜的说法,雷德教她「接受改变、不要害怕未来凭直觉行动。」

米莱娜在科技产业工作了七年,成为公司的技术长,也同时是三个孩子的母亲。她认为这样的角色非常具有挑战性。米莱娜某天接到一通电话,惊惶失措地说:「巴士都要开了,妳在哪里?」米莱娜错过了孩子学校的户外教学。当她六岁的女儿伊娃问她说:「妈咪,为什幺妳不满意这份工作又还要继续?」米莱娜才意识到,工作带来的痛苦和负担,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。

对于米莱娜来说,工作逐渐失去乐趣,辛苦就不再值得。米莱娜决定与朋友创立名为「PowerToFly」的新公司,专为职业妇女提供科技业远距就业机会的线上平台。「想像一下,当妇女也开始工作时,能为社会带来多大的成长。」她说。「我想要让每家公司都更加壮大,同时也更容易找到人才。」

许多企业文化偏好较长的工时,然而这样的工作对于有孩子要照顾的妇女而言,会使她们错过升迁、加薪,以及事业提升的机会,因此并非长久之计。许多女性被迫在家庭与工作间做出抉择,她们选择离开大有可为的事业,为的是与家人有更多相处的时间。米莱娜认为,女性不应该因为家庭而被牺牲。她想要打造一家公司,提供女性良好的工作机会,又可兼顾到工作与生活间的平衡。「同时扶养小孩又要身兼全职工作,是各地女性都面临的挑战,不仅止于都会区而已。」米莱娜解释道。「如果妳住在北卡罗莱纳州的郊区,总体来说,就是连工作机会都没有。」

远距工作为受地域限制的工作者与生活间的平衡提供解决方案,让女性得以投入自己的专业发展。PowerToFly不以传统「面对面进退应对」的办公室模式,而是以更有弹性的方式,专注于成果和绩效,而非待在办公室多久。「我是远距工作的狂热支持者,我身边的人才都因为这样找上我。这是达到工作与生活平衡的方法。」她说。PowerToFly媒合女性人才与愿意提供远距工作的科技公司,这虽然不是人人适合的方式,但也大大拓展了人才库的可能性。

米莱娜的丈夫保罗也是新型态工作模式的支持者,同时担任Rebel Mouse公司的执行长,提供专为分布式网页内容而设计的线上平台。「我不去计算人们工作了多少时间。」他说。「你无法假装工作时能永远保持全神贯注,休息时就完全不想工作的事。既然如此,随时回家或去散散步,又有何妨。关键不在于你做了多少工作、或是付出了多少时间。」保罗强烈质疑常态性的面对面会议。当他在工作时与员工谈事情,总习惯边走边谈,他发现这幺做比较有成效和活力。他十分喜欢语气坚定的、果断的电子邮件内容。「我喜欢当机立断的行事风格,开会做决定真的有必要吗?『必要』与『想要』是不太一样的两回事。」

米莱娜和保罗都知道,高标準的全职工作与吃力的家庭生活让人身心俱疲,压力是会传染的。保罗说:「特别像是创业,包含诸多起起落落,令人身心俱疲,使得担负压力的父母会把压力转嫁到孩子身上。」这也是为什幺保罗明确界定了家庭时间,唯有如此,才能为生活留下些许空间与平静。每天晚间六点到九点,他们只关注孩子的事情,不能有任何公事电话或电子信件介入,这个家庭每晚都用一个小时一起读书。儘管米莱娜和保罗都从事科技业,但他们家的孩子几乎不使用任何科技产品,没有智慧型手机、也没有电视,仅在阅读时间可以使用电子书阅读器Kindle。当家族旅行时,消磨时间的好物是画纸与蜡笔,而非iPad。

南希、珍妮、米莱娜和保罗,教导我们如何同时为人父母又能在事业中大展身手。以下是我对这些智慧的总结:

不要因为它必然会影响你的事业就害怕有小孩,事业与家庭双赢的人已经愈来愈多。就算为人父母会让你暂时离开职场,也并不代表会永远如此。

这样的雇主真的存在。不同行业、不同雇主的弹性与对待员工的方式差异甚远。问问公司内部的人,实际状况到底为何,并参考「职场中的父母最佳选择公司名单」。我所在的公司,也就是北美奥美广告,曾针对增加育婴假的政策,做出以下声明:

「育婴假后,返回工作岗位初期会让人备感压力,必须调整生活习惯并做出许多决定。希望透过『过渡假』,能让你与你的上司共同适应你重回跑道所带来的变化,包括家庭的新责任与工作之间的种种。过渡假中规定,主要负起照护责任的家庭成员,可以先以兼职的方式回到工作岗位(最少一星期工作二十小时),这样的工作形式可以长达十二週。在这段过渡期中,你的薪水也会有相应的调整。在返回工作前,儘快与上司讨论你的工作日程,以确保尽可能满足双方的所有需求。」

像这样的政策看来既明智又公平。你也可能会发现,某些国家对于职场中的父母更宽容。例如,北欧国家现在不论是父亲或母亲都可以请育婴假。为了顺利度过磨合期,部分的育婴假会让需要外出上班的父母与较资浅的员工轮替值班,这被视为是很好的学习机会。时至今日,请育婴假在职场中已被视为是正常工作生活的一部分,而不再是造成雇主和同事困扰的痛苦经验。

但某些行业及工作具有结构性上的根本障碍,像是需要不断出差或是不确定性的工作时程,让边工作、边照顾小孩成为极艰难的挑战。有些工作真的就是让人无法两者兼顾。如同一名职业妇女所说:「你不能期望所有限制都消失不见。」

即使所属的行业、雇主或国家都对此十分宽待,你也需要在职场上得到支持。南希和珍妮彼此互为搭档,因而能够在特定的任务或关键时刻上,分工合作,完成任务。她们不是将工作分担,而是各自面临庞大的工作量还能彼此互相照应,以度过许多潜在的危机。在关键时刻,谁能做你的后盾?

连专家都同意这点。大家选择的「支援系统」会因人而异,可能是配偶、伴侣、家庭其他成员、托儿所、育婴服务、保母或是多项选择的组合。米莱娜说过,即使是在家中远距工作,在一些紧要时刻,仍会需要支援系统的协助,像是大清早或是孩子下课时段。一名经营两万人公司的职业妇女说过:「你可能不会付给保母太多钱,也不会整天向他们表达感谢,然而你所聘用的保母,可能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员工。如果家庭没有被悉心照料,工作也会被牵连。」

别让自己活在失败与不悦中。只懂得做牛做马并不实际,你无法随时随地都在工作。什幺事都答应下来,只会让自己一团乱。你要让自己成为「有条件承诺」的高手,清楚表明自己即使非常有能力与热情,并且致力于团队,就算配合度再高,但一切都有底线。

我曾在联合国参与了一场盛况空前的活动,主要是为了表扬我的上司夏兰泽(Shelly Lazarus)她是位成功的全球企业执行长、董事会成员、鼓舞人心的讲者,也是产业龙头与三个孩子的妈。这场活动正是为了表扬她为「年度优良职业妇女」。

这个活动大可简单描述她的丰功伟业,说一些关于她家庭生活的日常琐事。然而,为夏兰泽颁奖的人做出超乎我想像的事情。颁奖人道出孩子们对母亲夏兰泽的感谢,内容真诚令人动容。她的每个孩子:泰德、山姆和班,都对身兼产业龙头的母亲表达敬意与感谢。随着年纪增长,他们逐渐了解母亲的工作内容,更是对她的成就惊讶不已。她划清工作与家庭的界限,以便总能陪伴在孩子身旁;从简单的家庭餐聚到每个孩子人生中的重要时刻,她从来不缺席。

我知道要谨守这些界限有多难。当夏兰泽成为奥美全球美国运通(American Express)客户的领导人时,大家对她的期望都相当高。她备受推崇,在客户眼中是不可或缺的要角。当美国运通请她参加为期五年的计划会议时,夏兰泽告诉他们,她无法在下午一点前的时间参与会议,因为她已经答应她其中一个孩子要保留这段时间,但她愿意事先準备。如果有需要的话,她也会在会议后的傍晚,做功课跟上进度。下午一点整时,夏兰泽进入会议室,与会者露出讶异的表情。夏兰泽解释:「前几个小时,就算我不在会议中也不会有人注意到,但我不能缺席我儿子的校外教学。」她继续说:「你不可能总待在孩子身旁,总有为工作离开他们几天的时候。然而,最重要的是,你要让孩子体会到,他们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。这无关陪伴时间的长短,而是感觉问题。」

夏兰泽并不认为划清界限就是将家庭与工作完全隔绝。从孩子还小,夏兰泽就会让他们参与她工作的话题,与他们分享工作上发生的事,偶尔也带着他们一起到公司参访或出差。曾经,夏兰泽的家庭生活与工作几乎密不可分。我第一次遇见她时,只是奥美加拿大公司的新人,我们一同为美国运通新发行的奥特玛(Optima)卡推出行销策略。当时,夏兰泽怀有八个半月的身孕。某天的气氛十分热络,她甚至答应客户,如果奥美因为这次合作案而获奖,就会把肚子里的孩子以这张卡命名。然而,那次我们并没有获奖,我很高兴能在此告诉大家,她的儿子现在叫做班,而不是奥特玛。

懂得有效划清界限的人,总是能拿捏好何时该答应请求,何时该坚守底线。「是的,这是一项重大的任务。我可以在星期二、星期四或星期五去做,但星期六中午不行。」要避免「无条件答应」,也切忌「不好好解释就拒绝」。当职场中的父母拒绝特定任务、工作或升迁机会,他们会被认为是既固执己见,又不肯自我精进。你必须要打开天窗说亮话。我认识的一名女主管,曾得到一个晋升的机会,但她深知此刻自己无法在新工作与家庭承诺中取得平衡,以下是她所说的话:「我认为这是份很好的工作,我也一定能胜任。但此刻,最重要的是我的家庭事务,因此我无法用我认为常规的方式来完成这份工作。我非常感谢得到这个机会,也仍会认真看待我的事业,在未来几年多加贡献。此刻这份工作并不适合我,但在未来,请记得我仍会是适当的人选之一。」对我来说,这样的回答足以回应对方的期望,同时在长达四十年的职涯中,做出符合当下情况的决定。这样暂时的驻足是值得的,这并非是她职涯的最后一步。那名女性至今仍待在同一家公司,在市价数十亿的部门中担任总裁。

珍妮将身兼父母与全职工作者,形容成是一种磨练时间管理技巧最好的方式。「当我开始接受他人的帮助或是寻求协助时,就是发出示弱的讯号。我还在学习如何寻求帮助,并将其视为一种求生技能。我会避免做不动脑的事情。九点半才进办公室,脑袋清晰且精神振作,总好过九点就到,但备感压力且糊里糊涂。重点不在于工作时间的长短,而是能有多少产出。每当提及生产力,米莱娜总要说说「三好」的概念。「为了排解生活中的压力与琐事,你需要做对三件事情:好好睡觉、好好吃饭、好好运动。没有人可以替你完成这三件事,你要亲力亲为,因为这些是让你保持进步的动能。」如果失去任何一项,米莱娜就无法正常生活,为了保持工作品质,她愿意牺牲几小时的工作时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