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事该怎幺分配才公平

家事该怎幺分配才公平
图片来源:unsplash


家事如何分配? 

我们对公平性与费力程度的关切,不只出现在财务领域。虽然我们可能不适合对亲密关係提供意见,但我们发现,分开询问妻子和丈夫(在不同房间内问),请他们说说自己做了多少家事,两人的回答总额总是超过100%。换言之,他们都认为自己做了很多家事,另一半做得少,分工不公平。

为何总额总是大于100%?因为我们看自己总是处于透明的状态。我们看得到自己做的事,但看不到另一半做了什幺;我们有透明度不对称性。我们把地板擦乾净了之后,会注意到这件事,知道这有多辛苦;但如果地板是别人擦的,就可能不会注意到要擦得那幺乾净需要多少工夫。我们把垃圾拿去倒,会知道还要分类、倒垃圾有一些步骤,以及这项工作有多髒;若是另一半把垃圾拿去倒,我们可能也没有注意到。我们使用洗碗机时,会注意到应该分门别类,把碗盘分区排好;若是另一半使用洗碗机,我们只会注意到,根本是排得乱七八糟,随便丢进去洗一洗就好。

那幺,我们是不是应该效法吉娜的顾问公司,每个月向另一半和孩子简报一下,擦了多少橱柜、洗了多少碗盘、付了多少帐单、换了多少尿片、倒了多少垃圾呢?是否也该学学律师的方法,列出钟点费?在做晚餐时,我们是否应该详述,从买菜、切菜、煮菜到收拾的所有步骤呢?或者,我们只要发出声声叹息,让另一半更重视我们?只能说,跟另一半斤斤计较,也是有不利之处的。如何拿捏平衡,就留给诸位看着办了!但是,至少也花点心思想想这些吧。别忘了,请离婚律师可不便宜喔,他们是按照钟点收费的,也不会让你知道他们花了多少工夫。

善用公平性

在协商、交易、婚姻、生活中,人们总是要求公平,这不是坏事。2015 年,图灵製药(Turing Pharmaceuticals)创办人马丁‧史克利(Martin Shkreli),突然将救命药达拉匹林(Daraprim)从一颗13.5 美元调涨到750 美元(涨幅高达5555%),民众愤怒极了!此举被视为极度不公平,虽然达拉匹林目前的售价依旧过高,史克利依旧是个××,但这件事也引起人们关注长久以来未获足够关注的药品订价公平性。所以,我们的公平感有时很有助益,甚至在经济领域。

然而,我们有时会过度看重公平性。在不若史克利事件那样恶劣的情况下,当价格似乎不公平时,我们会试图惩罚订价者,但在过程中,我们往往会惩罚到自己,捨弃原本的好价值。

公平性有很多时候是看费力程度,费力程度往往需要藉由透明化来展示,而生产者或行销者可以决定自己要有多透明化,利用公平性来凸显价值,未必总是出自最良善的意图。

透明化有助于建立信任,藉由展示背后投入的心血,能够激发人们的公平感,以创造价值。至于会不会有无耻之徒,试图利用我们对透明化的要求,表现出过甚其实的心力投入,只为了提高产品或服务的价值?这个嘛⋯⋯考虑到我们花了超过150 年才写出这本书,我们得说⋯⋯不会!怎幺可能会有这种事发生嘛!

【书籍资讯】
《金钱心理学》

家事该怎幺分配才公平